成濑先生的天使

大家好
是我


樱井翔的夫人
更新速度巨慢

微博@洋柿子是成濑先生的天使

【山组】越人歌

  • 樱井翔×大野智

  • 有套路的脑洞

  • 前文不接后文

  • 一点都不虐

我喜欢的事情:

红蓝颜色的刨冰,

黑夜里的绚烂花火,

玻璃鱼缸中的大眼金鱼,

微风拂过风铃发出的声音,

老式唱机传出的咿呀声响,

永远不会失去的夏天,

樱井翔。




商店街的黄色灯光在眼前晕成一团。耳边传来叫卖的声音,菱形嘴的小哥大力推荐着他家的麻婆豆腐,乐此不疲。

大野智在一家贩卖烟火的摊子前驻足,“翔,我们买烟花吧?”他转过头问。
那人圆溜溜的大眼睛闪闪发亮,“好啊!”说着便买下了两捆。

远离商店街的空地上,樱井翔点燃了花火,空气中弥漫着白烟和难以言状的情绪,大野智看着对方兴奋地用烟花棒画出图案。
“智,你看,很漂亮吧。”他大声地说着。
大野智只是静静的看着他,眼眸中映出樱井翔的身影,和花火一齐发亮。

“我今生何德何能,与你共享这夜绚烂的花火,观看玻璃鱼缸中的大眼金鱼,听微风吹过风铃的声音。只是,这样的夜晚,这样的夏天,就快离我而去了。”
大野智点燃了手边的烟花,火花瞬间照亮了大野智的脸庞,但很快,又归于黑暗。


烟花易冷。

人事易分。







大野智第一次遇见樱井翔是在1988年的夏至。
小小的樱井翔穿着整齐的黑色制服,背着皮质的小书包,走在上学必经的水泥路上。
走着走着,他看见前面的小男孩突然跌了一跤,而后坐在地上哭了起来,丝毫没有要爬起来的意思。
樱井翔望了望周围,走上前去,向大野智伸出手,
“你…没事吧?”
“哇…”回应他的是更大的哭声。
“好了,别哭了,你是不是个男子汉啊!”樱井翔扶起还坐在地上的大野智。
“我…呜…我妈妈说…呜…我还是一个…呜…小孩子啦”大野智皱着小脸呜咽着。
“你是哪个班的?我陪你去班上吧?”樱井翔帮大野智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。

“你…好可爱啊w。”大野智这才看清眼前人的模样。
“你…你说什么呢。”樱井翔松开大野智的手,径直向前走了。
大野智擦了擦眼泪,好像看见樱井翔的脸颊红红的。




后来,大野智发现,原来樱井翔是他新搬来的邻居。
两家的家长似乎相见恨晚,聊的很是投机,大野智也有了经常去找樱井翔的机会。
每天傍晚,大野智都能听见樱井翔的房间里,传出钢琴的声音。大野智第一次看见钢琴,也第一次听别人弹钢琴。从那时候起,大野智就觉得,翔真的是太厉害了。
有时候,大野智会约樱井翔去公园玩泥巴,但大部分时候樱井翔都没有时间,大野智就把自己捏好的模型copy一份,等樱井翔有时间了再一起送给他。
“翔他一定会很高兴的,fufufu。”
模型被大野智藏在公园的废弃水管里。
后来有一回,突然下起了大雨,大野智想起他的模型,不顾风雨冲出了教室。可到的时候,模型和大野智的头发一样,已经黏黏糊糊了。

这都是樱井翔未曾知道的事情。


升上高中以后,大野智和樱井翔都买了一辆单车,每天上学哼着歌骑过一个坡,每天放学哼着歌从坡上冲下。
“危险动作,请勿模仿。”大野智每次都在胸前比个叉,得瑟的撅起他的小嘴对樱井翔说。
樱井翔只是笑着摇摇头
“等你哪天摔跤不要哭着来找我啊。”
“才不会,我早就是一个男人了。”大野智拍拍胸脯。



上课的时候,大野智除了在书上涂涂画画,就是趴在桌上睡觉。有时候,他会偷偷的从手臂和桌子的缝隙中观察樱井翔。
不知不觉,樱井翔小时候的包子脸越来越尖,头发从黑色变成金色又变成黑色,连身高也超过了大野智。每当大野智犯迷糊的时候,他总是拍拍大野智的头顶,无奈的笑着摇摇头。
樱井翔上课时总是认真听讲,积极地回答老师的问题,从来不在课上打瞌睡,放学了也不在外逗留,而是回家练琴。

“哎,你们说,像樱井翔这么优秀的学生为什么每天都跟大野智一起玩呢?”
“你会因为你的好朋友是八嘎就不和他一起玩了吗?”金色头发的猫嘴少年想起了他家隔壁的菱形嘴君。

高二的暑假,大野智家里养了一只阿柴。黄白相间的短毛,长得很是可爱。
天气很热的时候,大野智就穿着背心和短裤,带着他家的阿柴去找樱井翔。
樱井翔总是爱在走廊上玩阿柴的耳朵,翻过去,又翻过来,最终,被自己的行为逗得咯咯直笑。

微风拂过树叶沙沙作响,院子里的蝉此起彼伏的鸣叫,风铃发出好听的声音,身边的风扇无休止的旋转,地表的热量依旧向上蒸腾。
大野智觉得,如果樱井翔愿意,他可以每个夏天都带着阿柴去找樱井翔,看着他在房间练钢琴,观察他思考题目时皱起的眉头,听听风铃和蝉的声音。仿佛生活从一开始就这样美好。



大野智把这想法对来过暑假的浓眉表弟说了。表弟是从东京来的,无论哪方面都很哦瞎类,经常带一副墨镜在大野智的家里晃悠。
“你不会是…喜欢他吧?那个叫樱井翔的?”表弟难得摘下了墨镜。
“啊…什么…哦…翔的话最喜欢了。毕竟我们可是一起长大的!”大野智反应过来,挠挠脑袋傻笑着。
“No,no,no,我说的是那种喜欢,恋人之间的。”浓眉表弟表情神秘的凑到大野智的耳边。
“怎么可能?”大野智摆摆手否认。表弟撇了撇嘴,不予置否。


没过两个星期,樱井翔被学校派去东京参加钢琴比赛,临走之前,樱井翔对大野智说:“好好照顾阿柴,我很快就回来的!”
说完便提着行李上了汽车。

樱井翔不在的日子里,大野智在自家院子里画起了画。有时候画累了,转头寻找樱井翔的身影,却发现那人压根还没回来。

大野智想起浓眉表弟的话。

“我真的…喜欢他吗。”大野智这样想着,画纸上浮现了樱井翔的轮廓。
于是,在樱井翔没回来的日子里,大野智每天都会画一幅樱井翔,金发的,黑发的,圆脸的,尖脸的,哈哈大笑的,眉头紧蹙的。
大野智觉得,心里有些东西,好像快溢出来了。


我们总把陪伴,当作理所当然。

若有一时失去,才懂得珍贵。


樱井翔回来的时候,大野智正在画画,他慌张的收好画纸,用力扯开衣柜的第四个抽屉,将画纸藏在里面。

大野智跑到玄关,踩着拖鞋去了隔壁。
“翔!”他朝樱井翔的房间喊了一句,语气中带着兴奋。
“怎么了,这么匆忙?”樱井翔从房间里露出一个脑袋。
“没…没什么…对了!比赛怎么样?”
“没怎么样,和上次一样吧。”樱井翔歪着头想了想。
“那就是第一啦,真厉害!”大野智一脸我家樱井翔最棒的表情。

 

毫无意外,樱井翔又在这次的比赛中胜出了。

升上高三,樱井翔的钢琴练习日渐繁忙,与此同时,他的学习也没有落下。仍然是大家眼中的学霸。

大野智能和樱井翔一起玩的时间越来越少,很多时候,他只能趴在桌上看着樱井翔认真上课的脸出神。

终于,大野智被叫去了办公室。

“大野同学,你看看你这次的成绩,就快高考了,你还想考大学吗?我知道你和樱井同学关系很好,所以你更应该向他学习了。樱井同学已经决定报考东京的大学了,你也要好好想想自己的志愿啊”班主任水岛语重心长。

 

大野智知道他和樱井翔的差距,樱井翔从小到大都是个学霸,而他却对学习没什么兴趣,反而在艺术方面有些天赋。

大人们都觉得樱井翔是个精英类型的,日后必定出人头地。

而大野智,充其量是个画画很好看的学渣。

即使这样,大野智还是想待在樱井翔的身边。

 

高三剩下的日子里,大野智出乎众人意料的开始上课认真听讲,下课也会追着任课老师问些自己搞不懂的问题。虽然有时候上课也会听着听着睡着,回家却也有把漏掉的知识点好好补起来,每天奋战到三更半夜。

 

世界奇闻。

大野智居然不粘着樱井翔了。

猫嘴少年一度以为大野智烧坏了脑子。

 

樱井翔也发现了,大野智最近在学习上努力的出奇,有时也会向自己请教一些问题。

“智,你...最近好像都不怎么画画了?”樱井翔的问题拐了个弯。

“翔,水岛老师说,你想考东京的大学。我...我不想和你分开,我想一直都和你在一起!”大野智觉得自己总算吐露了心声,松了一口气。

“笨蛋,就算我去东京上学,我还是会回来的啊。你看看你的黑眼圈,快长到下巴了。”樱井翔笑着揉了揉大野智的头发。

“谁知道你会不会在东京找个漂亮妹妹,然后就抛弃我了。”大野智佯装生气的鼓起脸颊。

“可是你以后也会找漂亮妹妹的啊,谁抛弃谁还不知道呢!”樱井翔戳了戳大野智的脸。

“我...我只想要你啊,笨蛋翔,都说了要跟你在一起了。”大野智转过头,默默的心想。

 

想说喜欢你,却没有足够的勇气。

大野智曾不止一次的想过,如果他们没有那么多的阻碍……

 

 

天气渐渐地变得寒冷,路上只有枯枝和飘零的树叶,已经到了只要在室外伸出手指就会觉得寒冷难耐的地步了。

 

圣诞节的前夕,大野智买了一双手套和一条围巾当做圣诞礼物送给樱井翔。樱井翔也是理所当然的收到了许多来自女生的礼物。还有几个女生趁着圣诞节和樱井翔告白,却都被他一一回绝了。

“你为什么不答应啊?”大野智很好奇樱井翔回绝的原因。

“怎么?你吃醋啊?”樱井翔围着大野智送的围巾,一脸坏笑。

“哪...哪有,你少自恋了。”大野智被樱井翔突如其来的调笑弄得有些慌张。

“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谈恋爱。况且,我又不喜欢她们,为什么要答应?”樱井翔一脸无辜的样子。

 

“那...你喜欢我吗?”大野智很想问出这句话。

可惜,直到冬天结束,他也没能说出口。

 

大野智很想拥有第一百零九声钟响的“奇迹”,就算从远方走到樱井翔的身边,就算走上五个小时,不,就算走上五十个小时,只要能和樱井翔一直在一起,他也在所不惜。

 

 

高考的日子近在眼前,窗外的樱花开了,却没人欣赏它的美丽。

空气中,是春雨过后泥土的味道。

“翔酱,周末和大野一起来我家打游戏啊,我叫了那个八嘎一起来玩。”猫嘴少年从前座转过身对樱井翔说。

“我是还好啦,智可能不太想去哦”樱井翔指了指身后正在做题的大野智。

“那好吧,考完有空再一起好了。”猫嘴少年摊了摊手,表示无奈。

 

大野智的努力也不是没有回报的,在两星期后的模拟考中,大野智取得了一个令全班人都为之惊诧的成绩。

大野智似乎不是从前那个大野智了。

 

可他有件事一直藏在心里。一直没变过。

 

樱井翔高考发挥出色,成功的考上了东京的大学,这和大家所预料的相差无几。

大野智虽然成绩进步许多,最终却没能去往东京。

 

“智,不用不开心啦,我一有假就会回来的!”樱井翔看大野智的情绪似乎不如往常在一起时高涨。

“嗯,我会…等你吧。”大野智笑了笑。

 

“翔,能不能…最后陪我看一场烟火?”大野智扯了扯樱井翔的衣角。

“什么最后不最后呀,搞得我好像以后都不回来了一样,一起去吧!一定很好玩。”樱井翔揉了揉大野智的头发。

 

这世上有太多的事情不能如人所愿。大野智觉得,他的青春里,樱井翔存在了这么多年,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。

其实他还想要更多的日子里都有樱井翔的身影,只是,他不能,也不敢如此贪心。

 

烟火大会的日子像往届一样,菱形嘴小哥和猫嘴少年在麻婆豆腐的摊子前打打闹闹。昏黄的灯光照亮了商店街。好像电影里才有的景致。

 

樱井翔买了两捆烟花在附近的空地燃放,他似乎因为短暂的放松而感到心满意足。在烟花的映照下,连笑容也在闪闪发亮。

大野智望着樱井翔的脸出神。脑海好像放映机,细数着他和樱井翔的过往。

第一次摔跤遇见他。

在隔壁的房子里听他弹钢琴。

每天骑着自行车上坡和下坡

在炎热的夏季与阿柴一起玩耍。

在樱井翔取得优胜时不由得欢呼雀跃。

多希望幸福的日子可以过的再慢些。

 

离别却来得比什么都要快。

车窗外恋人相拥,难舍难离。

大野智望着樱井翔上了车,此刻,却无语凝噎。除了挥手,他想不到其它不让眼泪掉下来的方法。

 

当列车开往下一站的站台,离别,从这一刻开始。

或许他们还会遇见,就像多年前的那个夏天。

 

 

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,

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。

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,

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。

山有木兮木有枝,

心悦君兮君不知。


 

 

洋柿子

16.10.07